专注喷码标识整体解决方案18年!
TEL:400-678-0306
公司新闻

行业问答

成都林仕工业喷印技术有限公司
电话:028-85082907/85087937
地址:成都市武侯工业园武兴二路17号力德时代13A

昆明分公司
电话:0871-63585073/63585126
地址:昆明市人民东路398号A603室

贵阳分公司
电话:0851-86523706
地址:贵阳市北京路鲤鱼西巷13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问答 >

行业问答

11位投资人回答:给你1个亿,你会创业做什么?

时间:2019-05-29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作者 / 唐亚华 黎明 闫丽娇 王琳

编辑 / 魏佳

5月24日,寻找中国创客第五季联合天图投资举办“消费新变量”专场路演,飞贷金融科技、WeCode在线少儿编程、艾佳生活、有鱼、巴乐兔、一步娱乐、天呈生活、小y文娱、超嗨智能购物车、24KiCK、有戏电影酒店、多乐小熊、一米云站、漂漂羽毛、路图全球旅行摄影、鲸鱼轻烟共16个项目参与。

在场担任评委的包括寻找中国创客发起人、中国创客导师、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天图投资合伙人张海燕,中国互联网投资基金投研部执行总经理汪存富,财讯传媒副总裁、《财经》杂志社副社长刘霄,不惑创投合伙人李祝捷,DCM投资副总裁魏萌,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山水创投董事总经理王跃春,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张怡辰,山行资本合伙人朱思行,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信中利资本联席董事李翯,信益资本合伙人郝信星,北京市文化投资发展集团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吴骥,众海投资合伙人李颖。

戴自更在活动现场表示,随着互联网线上红利逐渐消失、获客成本越来越贵,线下业态正在新消费模式中扮演着越来越重要的角色。

他认为,这对于创业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他们不仅需要懂得原有互联网产品的模式,还需要熟悉线下门店选址、供应链、物流等一系列知识,在新技术的运用方面,创业者还要去考虑怎么将数据和线下经营结合起来,怎么用新技术赋能线下门店。整体而言,对创业者的综合素质要求更高。

寻找中国创客发起人、中国创客导师、北京文投集团总经理戴自更与创业者交流

在路演现场,寻找中国创客采访了11位投资人,探讨了消费领域里的新品牌,以及创业公司布局线下的新趋势和存在的挑战。

1、2019年你用过哪些消费领域印象深刻的新产品或新品牌?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我从去年就非常看好瑞幸,这是一个具有高确定性,不管是资本、业务、供应链、运营都有极致效率的公司。消费类创新和其他领域的创新有很大不同,比如说人工智能等科技领域,只要技术有领先性,能把它变成商品,那价值就很好判断,但消费领域更多是模式上的创新,价值有高度的不确定性。

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

不惑创投合伙人李祝捷:挺多的,比如奈雪的茶,我们公司员工每天都喝,它至少从产品角度征服了我们。瑞幸是一家有争议的公司,但他们确实有非常强的团队,运营能力、品牌能力、资本能力都超强。另外,我们自己投了一家会员制电商公司,这也是我们非常看好的一个消费趋势。

不惑创投合伙人李祝捷

信益资本合伙人郝信星:瑞幸咖啡从成立之初,就很注重强势的品牌推广。这一点,做得确实非常好。但从个人角度,我不一定看好。他们是以低价推销为策略,我问过很多朋友,如果瑞幸恢复原价,他们很可能会去选星巴克这种品质的咖啡。所以,低价推广策略的持久性到底能不能得到用户的认可,这个有待商榷。

如果同等价格不会选择瑞幸,那它的盈利模式是什么?盈利点现在比较难找。除非品质有所改善,或者出一些爆款。这个也许是它当前先争夺流量的原因,但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出来。

信益资本合伙人郝信星

众海投资合伙人李颖:电子烟是新消费的一个代表。从投资人角度看,投资机会和行业发展速度的快慢并不一定有必然联系。据我观察,电子烟的市场空间很大,二三线城市知道电子烟这种新产品的用户没有很多,市场渗透率在未来还有很大空间。

众海投资合伙人李颖

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fisheye(鱼眼咖啡)。

华创资本合伙人王道平

DCM投资副总裁魏萌:说两个我自己在用的:一个是“内外”,这是一个主打无钢圈的内衣品牌。另外一个是“伽罗生活”,这是一个做家居家装的互联网品牌,我觉得这个产品还是做得蛮好的。

DCM投资副总裁魏萌

山行资本合伙人朱思行:核心能力(英语、数理)的低龄化启蒙教育领域的发展速度令我们印象深刻,代表家长对教育本质的认知在迅速迭代和普及。

山行资本合伙人朱思行

2、BAT等巨头都在布局线下,为什么会更重视线下?未来哪些线下领域或场景会有新机会?

李祝捷:很简单,线上流量越来越难以获取,已经被巨头垄断,对线上创业者来说,很难拿到便宜的流量。相比较来看,线下流量显得没那么贵。而且线下有大量的流量聚合迹象,例如shopping mall。线下流量越来越重要,是一个此消彼长的过程。

另外,线下的集中度还远远不够。我们做过一个研究,中国线下的药物连锁品牌至少有五千家到一万家,美国就三家,占90%多的市场份额。供应链端也一样,头部的占35%以上的份额,很多行业都是,中国的行业龙头却连1%都占不到,有大量夫妻店存在,未来在线下渠道,两端都有大幅的聚合趋势。

信中利资本联席董事李翯:线上的流量红利已经很少,在线上具备规模优势的平台公司都要去线下寻找新的增长点;其次,线下天然具备社交属性,同时也提供了体验式和即时性的消费场景,这是绝大多数消费者的刚需。现在消费者太多元化,不像以前盲目迷信大平台、大品牌,所以很多细分领域都会有新的机会,比如美妆、餐饮、教育等。

信中利资本联席董事李翯

郝信星:大多数巨头已经完成了线上流量的积累,想要赚取更多利润和资源,需要布局线下,把线下当作利润的重要来源。另一方面,线上巨头累计了大量用户,也需要转化成现金流。当然,BAT也没放弃过线上流量的继续争夺,他们依然在布局线上的各个平台,投资不同的互联网公司。只是他们自身已经很大了,线上利润有饱和度,所以大家会对线下利润更重视。

未来,我更看好大健康里的预防医学和健康饮食,市场前景大,但也会更寂寞。现阶段国人更侧重疾病诊疗,预防概念相对国际还有差距。但从长远看,会随着收入的提高,尤其对健康的重视程度进一步提升。但最重要的是效果和质量,健康领域布局线下还有很多挑战。

李颖:思路其实挺清晰的,线上流量引导用户产生需求,这种优质供给的场景越来越单一,也越来越有限。线下的整个消费场景是立体的,所以它对用户需求的拉动存在更多可能,这倒不完全说是流量成本的问题,它需要多元化流量来源。

王道平:线下还有很大空间是之前互联网公司没有渗透到的,好的产品和服务都有机会。

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BAT要抓所有的流量,除了线上以外,线下也是一个很好的获客渠道,线下流量还有重塑和增长空间。未来的线下机会主要是看人的生活轨迹,生活轨迹在哪里,哪里就会有新的机会。

辰海资本合伙人王维玮

魏萌:我觉得是因为线上流量红利没有前些年那么多了,大家都在找价值洼地。在抢占了线上流量之后,大家在想各种方法抢占线下的高频流量入口。虽然大家都在往线下做布局,但是从美元VC投资的逻辑来说,我们还是以投资线上、回归互联网本质的商业模式为主。用户花在线上的时间还是在变多的。

朱思行:线上能量很大但扩张乏力,所以从线下找增量来源。线下存量大的领域和增长迅速的领域都会是关注点。

光速中国助理合伙人张怡辰:线上流量红利减弱是一方面原因,同时可以看到的是线下布局更多的是在“链接点”和“联系场景”上,也就是在线下正通过需求分析与技术手段寻找新的流量发力点。消费是强需求场景,在消费端可能会有新机会。

3、很多创业公司把线下业务作为重要的一部分,这个过程中会遇到什么问题?

王晟:虽然现在线上流量变得越来越贵,但我不认为线下创业对创业者来说是一个很好的选择,线下反而更适合巨头公司。

线上和线下的规律不同,前者资产轻试错成本低,拼得更多的是效率,在线的业务不是大鱼吃小鱼的生意,而是快鱼吃慢鱼的生意,小的企业能够在巨头措手不及的情况下从一个细分迅速做大,但巨头在一个业务上投入的能力还未必有小企业多,美团、今日头条正在在这样的情况下崛起的。后者资产重、成本高、试错机会太少,而且整个业务的增长速度会慢很多。

天图投资合伙人张海燕:线上线下在这里更多是从渠道的角度来说,所以主要谈谈需要在线下去获取流量的各种开店的生意。一方面是要学习线下开店的规律。对以往只是做过互联网相关业务的人来讲,线下要学的东西还是蛮多的,比如怎么去选址,打磨每个环节,减少阻力,提高效率。多数线下的生意很难持续有超额利润,你的效率比别人高两三个点,最终才能生存下来。

天图投资合伙人张海燕

另一方面,创业者在观念上要更加重视精益创业。很多互联网人在以往的经验中格外强调速度,但在线下创业,要把基础的模型做好之后,再去加速、放量,这才是一个成功的概率更大的做法。除非像瑞幸一开始就拿这么多钱,否则一个错误下去就没有机会了,多数人没有那么多资本去支撑它在早期连续犯一两个大错误。

李翯:线下的场景是最能通过精细化运营获取消费者信任的,但运营线下,在选址、房租成本、人员培训管理、供应链统筹等方面都藏了很多坑。很多企业在规模化扩张或跨地区扩张的时都会遇到瓶颈。

郝信星:把线下的商业模式做好,再通过互联网转化,可能算一条不错的出路。但线下布局,对创业企业的实业管理能力要求更高,面对的资金压力也更大,毕竟线下行业会受到重资产的问题。

李颖:线上转线下,难度在运营,线下与线上的客群和转化逻辑都不一样。线下的壁垒相对高一点,但它建立壁垒的过程很慢,它对企业资金的考验也高。比如,地铁和购物中心的交汇形成了新的流量垄断,本身是有流量红利的机会在。基于这几点,通过线下建立品牌的逻辑成立,但首先得确立这个品类是不是有盈利空间;其次有没有可能把线下流量进一步释放到线上。虽然做线下是线下的玩法,但还要考虑怎么通过线下店裂变出更多种子用户。所以大家也会强调线下的陈列,包括颜值等。这个事归根到底是一个新的运营课程。

王道平:从互联网时代走到现在,传统行业或者线下的生意,有很多经验和模式会遇到一些新的变化,过去的一些经验可能有缺失。不论是线下还是线上,都需要去理解行业本身的发展模式和机会,面对线下的时候我们需要有一个过程,也需要有一些积累。

张怡辰: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很多。我举一个例子,线下消费的地域性差异非常明显。创业公司面临的问题往往是本地化之后,将模式平行迁移和快速拓展的能力是否可以应对市场竞争和自身业务验证。

朱思行:就是慢,其实背后揭示的是管理能力,很多团队到线下的管理能力并不强,没有优势。

4、很多大公司发力拼团、拼购业务,这是跟风还是真需求?

张海燕:拼团我不敢说它一定能成,但是这个逻辑是比较清晰而且比较强壮的。拼团就是一个预定自提模式的电商,跟传统上的送上门的模式相比,它最后的一百米不是由快递员上门,履约成本会很低,意味着在较小的客单价的情况下都可以赚钱,不需要大量的补贴,可以做的品类非常多。从社区拼团的获客来讲,至少早期的成本很低。

它的适用范围不管是从地域还是从城市层级还是经营品类来看,都可以做得相当广。这种方式从早期生鲜为主,慢慢有可能变成一个类似于超市的家庭经常性消费的常规渠道。

李翯:真需求。这种方式伴随小程序兴起,基于便利性和对同小区业主的信任度,也逐渐变成很多家庭购买生鲜及生活用品的渠道之一。

郝信星:其实不是跟风,就是为了做大销售额。你不做别人也在做,你的市场份额就会被别人蚕食,现金流也会面临压力。所以很多时候是被迫的市场行为,跟风谈不上,是不得不做的一种商业策略吧。

李颖:从渠道角度讲,拼团有效降低了获客成本。但从实际来讲,它并没有建立起核心竞争力,用户并没有说非得通过哪个渠道才能发起拼团,所以拼团只是一个工具。拼团本身是社交平台带来的流量获取工具,用户还是社交平台的,所以并不能形成壁垒和核心竞争力。

王道平:跟风和需求都有。

王维玮:大公司发力拼团和拼购,主要还是因为有需求,这是一个很好的获取用户的方式,所以大家都会做。

魏萌:我认为这是不同的购买方式,大家都可以做,就像直播,当年刚出现的时候,很多人都在做,但最终还是要看场景跟谁最匹配,而不是谁先做谁后做的问题。任何一个方式都有一个红利期,这个方式本身是没有任何门槛的。这种方式跟谁的商业本质结合得最好,谁就更大概率做出来。

朱思行:需求是有的,但商业上是否成立要观察,我们还没看清楚。

5、如果现在给你一亿让你去创业,你会选择哪个方向?

张海燕:天使轮拿一个亿,对我来说有点多,我先把其中的90%存银行定期。我觉得对多数创业者来讲一开始拿的钱太多未必是好事。一个亿真要给我的话,我想多半投在教育领域,一个人在一生当中在教育上面投入的时间、精力、金钱以及过程中的痛苦都是巨大的,也确实能够看到其中有一些地方通过技术、通过其他东西可以去明显的改进,我觉得教育领域有比较大的机会。

李翯:一个是教育,现在的家长为了孩子教育花钱时,眼睛都不眨一下;另一个是老年消费品牌,前段时间给家里老人买东西,穷尽淘宝技能都没找到特别合适的,60、70后其实对品质要求挺高的,新老年消费品牌培育还有空间。

郝信星:大健康的主动管理和预防。市场是巨大的,但也会比较寂寞,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但现在也是布局的好时间。

王道平:我可能会选一个我能做同时是我想做的项目,有可能是健康或者医疗相关的一些事情。

王维玮:我可能做一个天使基金。

魏萌:我可能会选择跟企业服务相关的项目,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相对而言逻辑更明确的生意,面向B端客户的需求,有很多西方的经验可以借鉴。另外也可能会选择做订阅制的D to C 电商。

张怡辰:可能会选择由技术引领或带动的新消费场景,比如智能家居物联网,可能是硬件终端,也可以是平台。

朱思行:给我钱,我创业肯定还是做投资,我自己作为实业创始人不是S级的,这个自我认知很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