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注喷码标识整体解决方案18年!
TEL:400-678-0306
公司新闻

行业问答

成都林仕工业喷印技术有限公司
电话:028-85082907/85087937
地址:成都市武侯工业园武兴二路17号力德时代13A

昆明分公司
电话:0871-63585073/63585126
地址:昆明市人民东路398号A603室

贵阳分公司
电话:0851-86523706
地址:贵阳市北京路鲤鱼西巷13号

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问答 >

行业问答

专访ECOSPORTS骆达:三兄弟的创业三重门

时间:2019-06-04来源:未知浏览次数:

本文转载自体育营销学院(sportsmkt)微信公众号

文 / 贺佩苇

从旧日同窗变为创业伙伴,这是一个体育圈的《中国合伙人》式故事。

十年前,骆达、郭阳、陈点点从家乡来到北京,在北京体育大学学习体育产业管理。十年后,他们一手创办的公司已经在体育圈小有名气,并先后完成了两轮融资。

“时差”,故事从这两个字说起。

从报道世界到改变世界

陈点点、骆达、郭阳(人物由左至右)

由于陈点点、郭阳分别在英美工作、留学,为了保证“体育产业生态圈(下称生态圈)”账号的高质量日更,三人组成了小团队,各负责所在时区的八个小时。骆达说,“最开始的时候,一天基本要写四五个小时,一周七天不间断。”

生态圈,一家关注国内外体育产业世界的商业媒体,从体育赞助到创业融资,从场馆运营到人物采访,在四年前体育产业奔腾的时光里,是个相当特别的存在。

“完全是从零开始,学习写新闻、学做公众号,经验纯靠时间和文章的数量堆积。”2015到2016两年时间,三人就写了近千篇产业报道。

2015年也是骆达的研究生社会实践学期,这一年,他与回国的郭阳一同加入了乐视体育,见证了这家公司的“蒙眼”与“狂奔”。

次年4月,乐视体育B轮融资80亿,公司估值来到了史无前例的215亿,庞大的体量和天文数字似乎是泡沫破碎前夕的征兆,也就在那时,二人一同离开乐视体育,选择创业。

这次创业的启动资金不到20万,“是从家里一起凑的,加上哥仨攒的几万零钱。”生态圈租下的第一间办公室在工人体育场三层,是一个单间,只有两扇窗户,不足30平米。

生态圈的第一间办公室

在骆达的回忆里,工体的日子,是由话费、咖啡和摩托车组成的。

“摩托车是出访用的,工体路面交通很糟糕。话费是采访用的,电话打了无数个,有的时候为了一个赞助金额的数字要来回确认,对面已经不耐烦了”,骆达笑着说。

一个数字是,他洽谈业务的“坐骑”小白,里程数早已超过10000公里。

从招兵买马到拿到第一笔投资,骆达用了8个月的时间。2017年3月,邮人体育看中生态圈的内容能力,帮助他们完成了天使融资。骆达回忆道:“投了我们300万,对于刚创业的我们不是个小数字,为了这300万,我在工体门口的漫咖啡喝了不止300杯咖啡。”

2017年6月,生态圈一周年

也是2017年,在原有的商业媒体业务之外,生态圈启动了“上场”计划。

“上场”被设计为一款完全针对体育行业的招聘平台,旨在解决体育行业人才供需不足、流动不畅的情况。骆达告诉我们:“我们调研了一年,从业者和公司都需要这样的平台,这是一个很有市场需求的产品。”

“上场”由“体育圈招聘”小程序和同名网站组成,而产品的第一阶段设计,完全由零产品基础的生态圈团队完成,自己学画产品图,跟设计同事一起完善,请外部技术配合搭建。

2017年9月,“体育圈招聘”小程序上线

在2017年8月,产品进入第二阶段,三名技术同事加入公司,9月11日,产品上线,几乎国内的一线体育公司都入驻了上场平台。

“除了报道世界,也可以去做一些偏实业的东西去改变世界,这是当时我们的一种心态。”

“上场”计划的最终愿景,是成为一个集招聘、培训为一体的体育产业人才服务平台,加速体育行业人才的进入和流动速度,在B端公司及C端人才间建立高效连结。凭借“上场”计划漂亮的产品数据,生态圈很快在2018年3月完成了第二轮融资。

2018年6月,生态圈完成Pre-A轮融资

“上场”计划运营至今,已经积累了10万份体育人才简历,以及600多家入驻体育公司,成功推动了数千人次的体育职场成功流动。

在这件事情上,生态圈是行业内独一无二的公司。

贯穿创业路的好奇心

2018年,骆达也跻身福布斯中国U30精英榜和胡润的30X30创业精英榜单,“榜单是对你改变世界的想法的一些认可,但在商业上,对你的认可终归是数字。”

2018年6月,商战世界杯

那年,公司规模接近30人,郭阳全面负责媒体与内容,另一位创始人陈点点主要负责“上场”计划的人才业务,而后一批合伙人也在那时加入了公司。

“我们三个的能力说到底还是有重合的,体育行业光有热爱不行,光会写文章也不行。”骆达告诉我们,“好奇”,是生态圈用人的第一原则。

只有好奇才会有做一件事的源动力,这也是他创业的重要原因。“成熟的职业体育背后势必有一条经线规律,体育人口、青训、赛事这些元素共同交织构成了国外的体育产业。那这些东西,包括移动互联网这样的新事物,会交织成怎样的中国式体育产业?我特别想知道。”

贯穿骆达日常生活的,亦是对世界高度的好奇心。“还喜欢历史,当时高考的第二专业填报的就是历史系。”5月中旬采访时,骆达告诉我们,一款历史策略游戏的发售,成了他当月最期待的事情。

他也是电竞的忠实观众,在DOTA2的Ti赛时,经常没日没夜地看比赛。在他看来,体育和电竞行业,选手和赛事在前方,而从业者在后方做服务,生活与之密切交融。

“看不够啊,体育、游戏、历史,这个世界太有意思了。”

2018年8月,骆达出席ChinaJoy

行业的崛起是相似的,如今体育产业作为朝阳行业的势态,不难让人联想到90年代中国的游戏行业。骆达深有感触,“前人栽树后人乘凉,你会陷入到一种宿命般的悲壮里,但依然会去做,即便知道自己是个前人。”

快速试错后的商业自洽

据骆达介绍,生态圈在2019年没有融资的计划:“已经商业逻辑自洽,有了基石,剩下的难度在于模式落地。”

他的主要任务,第一是找人,培育并拓展成熟的商业记者团队,甚至还邀请到了综合体育的资深主持人萧深;第二是找钱,通过2017及2018年的两轮融资,在保证公司原有的产业媒体内容运作下,进行业务拓展;第三是定战略方向,由一家自媒体向行业服务公司转变。

萧深、陈点点、郭阳、骆达(人物由左至右)

从2017年9月开始,“上场”计划成为公司业务的重心,这也成为了一场变相的赌局。“赌的是中国体育公司的营收与融资成长进度会很快,这样人才的投入与意识的转变也会很快。”

然而,中国的体育产业在2018年中开始便开始缓行,融资更是受经济形势影响而不复以往。

快速试错,成了骆达必须面对的考验。2018年下半年,生态圈很快调整了业务重心,从最早期纯内容方向,到后来向行业服务转变。目前生态圈定位体育行业传播与整合服务商,基于新媒体,延伸出了活动、职场与营销共四个板块的业务。

2019年1月,生态圈主办冰雪产业峰会

好兄弟式的创业常常伴随着“讲义气”、“还可以”,在业务调整的过程中,骆达对于商业自洽的认知又多了一些。

“只有生与死的命题拍在你的脸上,只有在危急存亡的关头,创业者才能进化。”该砍的业务要砍,该开的人要开,租不起的办公室就要换,投资不到账就要喊停,这本就是商业世界里的底层运行逻辑。

“46号文是有朝阳气的,但体育本质是习惯,习惯是缓增的。”骆达认为,大众体育习惯的产生是国民收入增长的伴随,而职业体育簇拥人群的养成则是代际之间的传承,二者都需要时间培养。

“慢不要紧,错也不要紧,创业不怕错,怕不认错,你终归是一家商业公司,最终还是要回答关于赚钱的问题。”

“媒体是基本盘,而服务是在盘子上摆菜”,这是骆达对于公司目前运营模式的归纳,媒体的基本盘有多大,服务的质量有多高,生态圈未来的商业化规模则有多大。

狂风起于青萍之末,骆达相信历史规律。“体育媒体的未来形态不可预知,真正发生变化会在一瞬间,对手就在枕畔呼吸,当回头再去复盘的时候,到它取而代之的时候,为时已晚。”

基于这样的考虑,生态圈在2018年开始打造媒体矩阵。据骆达介绍,垂直于体育人群、电竞和冰雪,以及音频频道先后上线,通过深入不同的垂直行业,找到了更多的流量需求和商业机会。

生态圈媒体矩阵

骆达告诉我们:“几乎是所有媒体平台,我们第一时间入驻并运营,电竞派、冰雪智库和Ecotalk都是我们在这个阶段做出的产品。在目前已知的环境下,我让我的媒体趴在地面作战,做最好的准备。

这几年来,生态圈对待资本的态度没有变:体育不是一个能靠资本推动的行业,却也少不了资本的帮忙。

骆达常言,达摩克利斯之剑高悬在头,前人的教训不断告诫这位年轻创业者,走得谨慎。凛冬已至,生存成了体育产业从业者首需解决的问题,何日重见,又有多少一夜而苍黄的脸。

结语

2018年春天,在生态圈第二轮融资即将完成的时刻,曾经记载着他们初创岁月的漫咖啡工体店,却结束了自己的营业使命。

那伴着百杯咖啡畅聊过的梦想,那踏着明媚春光小跑回工体的午后,就这样写在了生态圈小伙伴们的记忆里。

2019年6月,生态圈成立三周年

站在创业三周年的前夕,回望这段酸甜苦辣的日子,就像很多创业公司的合伙人一样,也许他们至今无法回答,加入生态圈创业是不是一个无悔的选择。

或许在其他无数个平行宇宙中,他们正在其他大公司的岗位上,在体育之外的行业中,同样付出着艰辛的努力,同样收获着成功的喜悦。

但可以确定的是,这段自主创业的日子,为他们所积累的经验、阅历以及创业伙伴之间愈发牢固的“羁绊”,在现阶段,都比“财富”和“地位”来得更加宝贵。

而在创业生存的斗争之外,如果他们注定要更努力、要更长久地工作,要不断寻觅收入,甚至最终要面对公司生死存亡的抉择,那么在未来的工作中,还有“幸福”的一席之地吗?

相信答案依旧是肯定的。

因为在这个行业里,他们始终坚信着,产业的前途茫茫,却充满着光明。